遥控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遥控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师师之健身房29-【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12:43 阅读: 来源:遥控车厂家

「您好!请问有什麼需要帮助的麼?」刚走进健身俱乐部的大厅,柜檯的服

务员就热情的问到。

「你好!我朋友送了我一张健身卡,我想来试试。」我从手提包裡拿出健身

卡,递给服务员说到。

「您这是一张健身体验卡,是一位女士替您办理的,可以体验三次,这是您

的手牌与钥匙,号码是对著储物柜的。」服务员微笑著递给我钥匙并说道。

「女士?不是男的麼?能告诉我她叫什麼麼?」忽然听到这个称呼,很可能

她就是那个神祕人,我迫不及待的问到。

「不好意思,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私人信息,你们不是朋友麼?怎麼会不知

道她的名字?」服务员疑惑的问到。

「我们是网上认识的,她给我寄了这张卡。没事了,到时候我自己问她吧!」

我想了想,没有再纠缠,便笑著点点头,转身走进女换衣间.

「好歹知道神祕人是女的了!!以后总有机会找到她的!」我一边想著,一

边走进了女换衣间.

「38号!在这!」看了看手牌上的号码,我找到了储物柜。

「一套衣服,耳机,一张纸条!还是熟悉的味道~」看著储物柜裡的东西,

我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真空穿上运动服?戴上耳机,不过这次衣服好像不透明!」在空荡荡的换

衣间裡,我脱下身上的衣物,光著身子穿上了神祕人给我準备的运动服,并将柔

顺的长髮在后面扎了个马尾。

这是一套紧身的运动服,纯白的运动小背心与运动短裤,紧绷在我的身上,

露出雪白的蛮腰,将我的身形完美的勾勒出来。

紧身的运动短裤甚至卡进了我的阴脣,弄得我阴蒂又开始有些痒了,乳头倒

是看不大出来,只有一点点凸起。

「接下来会怎麼样呢?」带著疑问,我将耳机带了起来。

「做的不错,现在先去跳绳跳两百个热热身!」神祕人的电子合成音从耳机

裡传了出来。

「跳绳?」我带著疑惑走出更衣室,穿过大厅,进入了健身室。

时间正好一点,健身室裡人不多,大概10来个身形健壮的男子正在健身,

空气裡传来荷尔蒙的气息,使我有些不适应。

从健身室的器材架上,我取过一条跳绳,找了个空旷一点的地方,先压压腿

弯弯腰热身一下,然后开始跳了起来。

「呼哧~啪~呼哧~啪~」

我挥舞著绳子,一下一下的跳著,而两个乳房因為没有胸罩的束缚,也随著

身体的跳动,一上一下的跳著,乳头也因為和衣服的摩擦而立了起来。

跳绳的声音,在还算安静的健身房裡显得特别响,大家都好奇的转过身来看

看,这一看大家心不在焉的做著自己的事情,眼睛全都盯著我上下襬动的乳房,

两眼放著精光。

「198…199…200!完成!呼哧~呼哧~」长时间没有做过运动的

我,在跳完两百个跳绳之后,已经开始喘气了,背后也渗出了汗水,却不曾注意

到,被汗水打溼的位置,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不错不错!接下来去拉力机,拉50下!」神祕人在我刚跳完绳,马上就

出现了,好像就在现场一样。

我放下跳绳,在眾人火热的目光中,走向了拉力机.

「呼!好重!」拉力机是那种用双手向下拉横槓,把连著的槓铃片提起的用

途,用来锻鍊肩部肌肉的,我费劲的拉著横槓,汗水一下就流了下来。

胸前的衣襟被汗水打溼,变得透明起来,粉红的乳晕和硬起有花生大小的乳

头,透过透明的衣襟,被人看的一清二楚,而正专心拉著横槓的我,并没有注意

到这一点.

「呼!终於!好了!呼!」拉完五十下,我靠在拉力机的靠背上喘著气。

「现在到卧推架,卧推槓铃20次」我刚刚缓过气,神祕人的声音又响了起

来。

「卧推架,呀!变透明瞭!这跟没穿一样嘛!」起身找著卧推架,却发现健

身房裡的人都不做运动了,全都盯著我看,我感到奇怪的低头一看,才发现身上

的小背心已经由白色变成了透明的,穿在身上跟没穿一模一样。

「羞死了啊!」看著自己这样子,我不由得脸红了红,犹豫著要不要继续.

「你在犹豫什麼?」神祕人的声音冷漠的响起。

听到她的声音,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赶紧朝卧推架走去。

我躺在卧推加上,双手捏著槓铃,往上磁吃力的平推,当举到顶的时候,双

臂夹紧胸部,然后再放下,不停的循环.

乳房随著双手的挤压,夹住又被放开,再加上我透明的背心,几乎是全裸的

在挤压著乳房,弄出一条深深的乳沟,场面太过香艳,不知不觉就有人餵了过来。

「美女,需要帮忙麼?」一名胆子大的路人甲走了过来,看著费劲举著槓铃

的我问到。

「呼~呼~」我累得没有力气说话,不停的喘著气。

路人甲将我没有回答,便走到我的头顶位置,抓著我举著的槓铃往上抬,可

由於位置的关係,我是仰著头的,眼前就是他那高高支起的帐篷,我不由得脸红

了红,而他也一直盯著我的乳房看。

「可,可以了!」在路人甲的帮忙下,我做完了20次卧推,红著脸坐了起

来,也不知道是累得,还是兴奋得,还是羞得。

「美女喝水麼?」一个路人乙拿著一杯水走了过来问到。

「接过来,倒在裤子上!」神祕人又发话了。

「谢谢!啊!」听著神祕人的话,我假装没接住,整杯水被打翻了,冰凉的

水全都倒在我的运动短裤上。

短裤瞬间就变得透明起来,小穴也因為阴脣被短裤卡住,都可以透过透明的

短裤,看见裡面的嫩肉了。

「哇!这怕不是来找草的吧!」刚刚的路人甲一不小心说出口。

「这麼大胆!」

「真骚啊!这算是全裸了!」

「要死了!果然是这样的!」看著短裤的变化,他们的话,我恨不得找条缝

钻进去。

「去用深蹲器,做双腿反向哈克深蹲20次!」神祕人又发话了,我只能无

奈的照做。

几乎全裸的走在健身房裡,所有人都被我吸引了过来,津津有味的看著我品

头论足。

「嗯哼!好重!」深蹲器是一个三角形的架子,是用来练习臀部与腿部肌肉,

由於我是第一次用,感觉很费劲。

「看她这麼累!要不要上去帮忙啊!」

「你敢去麼?」

「有什麼不敢的?」

「美女,我来帮你把!」身后传来路人乙的声音,也不过反对,便上来给我

纠正姿势。

「嗯哼!你干嘛!」我这会儿正面向深蹲机,只觉得一双火热的大手,摸上

了我的大腿,将我的双腿往两边掰开,手还不老实的摸了摸我的小穴。

「嘿嘿嘿!」路人乙快笑著,将我双脚打开与肩同宽,又爬上机器,整个人

贴在我的背上,膝盖顶著我的膝盖窝,并微微弯曲,我的双肩顶住机器垫子,他

的双手捏著我扶住把手的手,控制著我做著深蹲。

一名全裸的美女,正被人抱著,一上一下的做著深蹲,每一次蹲下来双腿打

开都能清晰的看到粉嫩的小穴,围著我的人一个个都开始喘起了粗气。

「哇哦!好骚啊!」

「真想干她啊!」

「便宜他了,肯定很舒服!」

「果然是来找乾的啊!穿成这样还做深蹲!」

「爽一下,少活十年都愿意啊!」

眾人淫乱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我红著脸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因為视奸而

兴奋的,还是害羞了!

「阴蒂好痒!他的肉棒好烫啊!而且顶的我好难受!」身后的路人乙喘著粗

气,滚烫的气息喷在我的脖子上,下身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随著深蹲一下一下

的顶著我的屁股,阴蒂也因為视奸的快感,而变得很痒.

「啊!嗯哼!」忽然,我身后的路人乙鬆开捏著我的手,一下抓住了我的两

个玉乳,不停揉捏著,早就发情的我,一下就被捏的浑身发软,无力的靠在他身

上呻吟著。

「靠!真的上手了!」

「誒!别挤啊!」

「皮肤真他妈好!」

「嗯哼!不要!哼~」一隻隻手在我的身上摸索著,我无力的挣扎了一下。

「嘿嘿嘿!不要什麼呀!」路人甲

「就是就是!不要什麼?」路人乙

才一会儿,我就被摸得快要高潮了,无力的挣扎更加激起了他们的慾望,他

们听到我的喊话,怪笑著停下手裡的动作。

「不!不要停!嗯哼!好难受!」浴火难耐的我,艰难的开口求饶,屈辱的

说到。

「什麼不要停?」路人丙

「什麼停下了?我怎麼不知道!」路人丁

「摸我!不要停!嗯哼!」浴火已经高涨,双手又被人抓住,便只能说到。

「摸你哪裡啊!」路人乙

「摸我小穴啊!好难受!」我红著眼,扭动著小蛮腰,满含媚意的叫著。

「早说不久好了!」路人甲淫笑著,将手伸向了我的小穴。

「嗯啊~额嗯~~~」路人甲刚摸了两下,早就在高潮边缘徘徊的我,一下

就高潮了,一声高昂的娇喘后,浑身抽搐著,淫水渗过短裤流了下来。

「受不了,受不了!」

「你们上不上,不上让我先来!」

场面已经开始变得混乱,一个人将刚刚高潮过的我抱起,来到一个有落地窗

的房间,其他人全都挤了进来,并且开始脱下身上的衣物。

「我先我先!」

「别抢啊!」

「嗯哼!呜呜!」混乱中,我的短裤与背心被脱了下来,一群人将我围著。

我的身下躺著一个,他的肉棒正插在我的小穴裡,而我的背上也趴著一个,

他正卖力的抽插著我的肛门,我的嘴当然也没被放过,一个根大肉棒在我嘴裡抽

插著,甚至双手双脚都被人捏著,用来玩弄他们的肉棒。

「呜呜呜!(被轮姦了啊!但是真的好爽!)」从来没有被这样干过,小穴

与肛门,再加上喉咙裡的刺激,强烈的快感将我淹没,我疯狂得想著。

「呼~呼~」正在我嘴裡抽插的人,第一个射了出来,浓浓的精液射进了我

的喉咙裡.

「咳咳!呜呜呜!」他的肉棒一拔出来,我就被呛得咳嗽了起来,可刚没咳

两下,又一根新的肉棒插了进来,又开始新的一轮衝击。

一波,两波,三波,高潮没有停歇的涌来,干我的人也换了一茬又一茬,大

量的精液被射进了我的体内。

「这骚逼,真他妈爽!」

「那小穴是真的紧啊!我都射了3次了!」

「3次算什麼!我都五次了,嘴裡屁眼阴道,全都射过了!」

「我射了4次,全射她屁眼了!」

当我被放下的时候,外面天都暗下来了,小穴裡,菊花裡,胃裡,满满的全

都是精液,肚子都已经鼓起来了,就像是怀孕了一样。

我被他们乾的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当他们停下的时候,我已经昏迷了,嘴

角,小穴和肛门,不受控制的往外流著精液,显得格外淫荡……

未完待续…………

乱轰三国志

王牌楚汉德州游戏

棋牌

武圣传奇无限元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