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控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遥控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2:16 阅读: 来源:遥控车厂家

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

上海目前的金融法治环境究竟距离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还有多远?  对此,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金融庭庭长杨路接受了早报记者专访。杨路表示,与成熟的、老牌的国际金融中心相比,上海在构建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尚有更多发展空间。  机构和消费者看的是  权益能否得到充分保护  东方早报:金融法治环境对于一个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杨路:对于任何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而言,法治环境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我们一般谈到金融中心建设时总会用一个比较时髦的词——金融生态环境。金融市场的繁荣与稳定有赖于和谐的金融生态环境,它能够强化金融市场资源配置,激励金融市场主体之间的有序竞争,合理引导金融市场主体规避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市场的有序运转,进而激发金融市场的蓬勃生机。  在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大背景下,金融生态环境相当于一个大的系统,里面有各种子系统,而法治环境这个子系统,既是基础性的组成部分,又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很突出的位置。  金融市场的发展,要靠金融市场各方主体的共同参与,比如金融机构、金融投资者和消费者、金融服务中介机构等,这些市场主体既有国内的,也有来自于境外的。对金融市场主体而言,他们想要参与到上海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中来,首先看的是市场规模的大小,参与者的多寡;其次看的是金融法律制度和交易规则是否完善,金融监管是否严密;第三看的是在纠纷解决中能否得到公平的对待、其权益能否得到充分的保护,实际上是看这个市场上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是否完善。后两个问题就是金融法治环境的核心内容。  在美国,100个金融案件  只有5个最终进行了判决  东方早报:国际金融中心的金融法治环境建设具体包括哪些内容,怎样的金融法治环境是良性的?  杨路:法治环境主要分为两个部分——静态的制度规则系统和动态的制度规则运行、实现机制。  其中,静态的制度系统分为几个层次。第一个层面是国家层面的金融法律制度;第二个层面是地方立法机构和行政机关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和规章;第三个层面金融市场的监管规则;第四个层面是金融市场的交易规则和行业自律性规则,比如各大交易所制定的交易规则;第五个层面是金融市场的交易惯例。  而动态的制度规则运行和实现机制,实际上是静态制度系统的运行和实现过程。其中,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对于市场参与者而言非常重要,也是我们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法制环境建设中很重要的一环。所以我们说,金融法治环境的营造,不仅需要有完善的法律制度体系,健全的交易规则系统,严密的金融监管机制,更需要一个公开公正、高效权威的多元化金融纠纷解决机制。  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司法作为法治的重要环节,以其对金融纠纷的直接处理及对金融市场的引领和规制,实现与金融市场及其监管的工作对接,并以司法裁判的强制性、终局性和权威性,促进金融市场运行的规范化。当然,有很多人会认为要解决金融市场纠纷就是找法院,但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意味着除了司法以外,金融仲裁机构、行业协会以及其他各类官方的和民间的纠纷解决制度也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国外成熟金融市场的发展就证明了这一点。  东方早报:你提到的国外成熟金融市场的纠纷解决体系,能不能具体谈谈它的做法?  杨路:以美国为例。美国的金融诉讼体制虽然比较发达,但其诉讼外的纠纷解决体系亦相当完备,如各种类型的仲裁和调解等。因为司法资源是非常有限的,而金融市场上的纠纷则是无限发展的,因此在诉讼外有一个庞大的纠纷解决系统,可以使得整个金融市场的纠纷解决机制形成合力,在解决纠纷、保障权益、促进市场发展的效益上达到最大化。  我们发现,美国是个好讼成风的国家,但法院所受理的纠纷案件中真正判决的案件很少,100个案件里有大概只有5个左右的案件最终进行了判决,所以法官有较充足的精力和时间进行判决,判决书也可以写得很长。另外95个案件则基本上通过一套完善的诉讼外纠纷解决体系去解决,这套完善的纠纷解决体系在业内被称为ADR,意为可选择的(或多元化的)纠纷解决制度。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上海的人口越来越多,金融市场快速发展,新型金融产品纷和服务不断涌现,金融市场交易规则越来越复杂,金融纠纷的数量逐年攀升。这些都要求上海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过程中建立一套完备的纠纷解决体系,包括司法的、行政的、行业的、仲裁的纠纷解决制度等,形成制度合力,更好地解决金融市场交易中产生的各类纠纷。而司法的终局性特征,更要求司法外的纠纷解决机制发挥更大的作用。  探索诉讼与仲裁对接  东方早报:上海法院目前有没有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建设推动上做一些探索?  杨路:上海法院自2008年底开始就逐步在三级法院设立了专业的金融审判庭,在未设立金融庭的基层法院的商事庭设立专业的金融审判合议庭。  这么做有几个好处:首先我们可以培养出术业有专攻的金融审判法官,同时也有助于我们对同类案件在同一个区域内法律适用标准的统一。  在这种新机制的运行过程中,我们也非常注重纠纷解决机制的多元化建设。比如,我们针对保险纠纷案件,与保险同业公会合作,由保险同业公会推荐保险方面的专家参与到法院案件的调解之中,在通过法院外资源调解解决保险纠纷方面进行了一些探索,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此外,我们也在逐步探索金融小额纠纷案件的速裁机制,诉讼与仲裁之间的有效对接等。  谋划“能动司法”  东方早报:近两年,“能动司法”的概念在金融审判界提及较多,你如何理解“能动司法”?  杨路:一般而言,等到发生纠纷以后,法院才会介入,这是司法的被动性所决定的。但金融审判对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所具有的规范、引导、推动和保障作用,是金融司法的重要功能之一。  近年来,上海法院通过加强司法建议工作,定期发布金融审判白皮书等方式,主动服务大局,充分发挥金融审判的职能作用。  2009年起,上海高院开始谋划建立定期向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发布金融案件审判情况白皮书制度,通过对年度金融纠纷案件详实的数据统计和案例分析,专题通报金融机构在市场交易中存在的问题,同时提出有针对性的风险提示和司法建议,以达到规范金融市场主体行为,促进金融服务水平提升,预防和减少金融纠纷,防范金融风险的目的。这种方式可以让金融监管部门及时了解金融纠纷的最新动向,增强监管的针对性。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自2012年起,每年向社会发布《上海法院十大金融审判案例》,通过案例的形式发挥对金融市场的引导和规制作用,对有效防范金融风险,查处违法犯罪行为,完善金融监管制度,规范金融市场秩序,保护广大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的权益起到了积极的社会效果。  与此同时,我们还定期召开金融审判学术研讨会,通过金融监管部门和金融专家学者的交流研讨,提高我们专业化的审判能力。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